400 677 2260
7x24h留学答疑
艺术院校排名
留学申请攻略
艺术留学费用
扫一扫,咨询专业老师
您的位置: 首页 > 申请攻略 > A Wall of Books:一堵墙的性别色彩

A Wall of Books:一堵墙的性别色彩

时间:2021-07-12 10:05:23

“一个令愉悦的房间,应该有明亮艳丽的颜色和旧书的醇厚感。”


在20世纪有两股神秘的力量,某种程度上塑造了之后我们对颜色和装饰的理解,一个是由Henry-Russell Hitchcock和Philip Johnson发起的国际样式(International Style, 1932);另一个是Emily Post的礼仪之书。



宾夕法尼亚大学William Braham建筑学教授的论文“A Wall of Books: The Gender of Natural Colors in Modern Architecture”,就探讨室内设计的历史脉络与装饰以及由现代主义延伸出来的否定装饰主义的内容。


William W. Braham

Professor of Architecture

Director MSD-EBD Program

Graduate Architecture



01 .

International Style


国际风格(International Style)是1920年代至1930年代间现代主义建筑的一种风格。


当时“现代建筑:国际主义展览”(Modern Architecture: International Exhibition)于1932年2月9日至3月23日间在现代艺术博物馆展出,随后在全美巡展。



彼得·艾森曼、弗兰克·盖里、扎哈·哈迪德、雷姆·库哈斯、丹尼尔·里伯斯金、伯纳·屈米以及蓝天组选择参展,他们同时也代表了20世纪末至今最有影响力的建筑师们。


展后亨利-罗素·希区柯克和菲力普·强生发表了一些相关作品:



展览目录


《国际主义:1922年以来的建筑》

(The International Style: Architecture Since 1922)


由此二人提出“国际主义”一词,国际主义建筑具有匀质、三维连续的几何化空间特征,不过分强调空间大小,而强调适用性。


Henry-Russell Hitchcock和Philip Johnson主张的是避免使用装饰,建筑本身应该裸露出自己的真实材质。也就是说现代建筑的形式和外观应自然地从其材料和结构工程中脱颖而出并表达其潜力。


所以我们常常能看到在20世纪的建筑师比较少的刻意使用颜色,在这层逻辑下,颜色是自然材料所自带的。


计的建筑颜色来自于材料


菲利普·约翰逊(philip johnson)自宅的颜色来自于钢材和玻璃


特点是强调体块,使用轻质的、大批量生产、工业原料的材料,主要是钢筋、混凝土、玻璃。拒绝所有的装饰和色彩,重复的模块化形式和平面的使用。



格罗皮乌斯(Gropius)以玻璃幕墙的结构而闻名,这些幕墙横跨钢梁,这些钢梁构成了建筑物的骨架。


魏玛包豪斯大学(Bauhaus,1925-26年)


这些建筑物全部采用了新型工业材料,例如钢筋混凝土,并且采用平顶几何设计。此外,每个空间都经过精心设计以反映其功能。


雷纳·班纳姆(Reyner Banham)将其称为第一座“立体主义”建筑。


还有说出“少即是多”名言的路德维希·密斯·凡·德·罗(Ludwig Mies van der Rohe),也是国际风格的重要确立者,并将其作为北美战后现代主义的权威建筑语言。


再比如西班牙巴塞罗那国际展览中心德国馆German Pavilion, Barcelona, Spain,他将建筑物减少到定义空间的最低要求:在不对称排列的不透明和透明的墙面并置的平台上架起的几根柱子,支撑着平坦的屋顶。


石灰华的平台(古代古典遗迹中常用的石头)将其提升得像希腊神庙,结构清晰,工艺精巧。与博览会上的其他建筑形成鲜明对比。


勒.柯布西耶Le Corbusier也是国际风格的发源人之一,他对城市群和空间的想象力计划极大地改变了我们对城市应该是什么样子的理解。


他的《新建筑的五个要点》构成了他1920年代建筑思想的骨干,萨沃伊别墅正是完美诠释这一想法的作品。


International Style最早出现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荷兰,法国和德国,之后传遍世界,成为占主导地位的建筑风格,直到1970年代。


它不仅仅是一种美学,更是一种运动,部分是对第一次世界大战及其相关事件的反应。它在战后房屋中的使用使它声名远扬,成为社会和工业进步的象征风格。




02.

The Personality of a House


而另一股有代表性的思想是Emily Post,在她写的《房子的人格》(The Personality of a House 1930),则极尽装饰文化。


至少在北美,艾米丽·波斯特的名字已经和“适当的礼节和举止”成为同义词。



大部分她写过的书都和礼仪、社交相关,例如《礼仪新世界》(Emily Post's Etiquette)。


书的内容几乎都是一些经典的礼仪,风俗和道德规范,比如如何以适当的格式去做各种各样的邀请;如何问候家人,朋友或是熟人;如何优雅地举办一个下午茶或是一个婚礼等等。


即使在Emily去世后,她的第五代家人依旧在传承她的事业。


Emily Post从社交活动、社交礼仪出发,作为这样的一个社会建筑师,她所提倡的种种规则都是围绕阶层和品味展开的。


比如“房屋反映出房主的魅力,即使收入不高的人,如果他们保持整洁的房屋,也可以成为“受人尊敬的成员。”


"The doorway leads to we know not what charm within... The front door is always of utmost importance to the charm of a house. A front door of lovely design and perfect scale is like a beautiful hand held-out in welcome."


一个令愉悦的房间,应该有明亮艳丽的颜色和旧书的醇厚感。


颜色不再是要求被建筑层面的思考严格控制的,颜色也不再被要求一定是自然材质本身的颜色,而是强调各种装饰的作用。这样的颜色使用的背后强调的是女性的直觉、非理性。




03.

A Wall of Books的出现


一种避免装饰,一种强调生活中装饰的细节,这两种截然不同的内在逻辑的差异和阶级、性别的特点影响了后来人们对于建筑和室内边界的讨论。这样一系列的对立可以映射到男性和女性的区别上。


比如在19和20世纪,靠直觉的、非理性的、品味的室内设计被认为是女性主导的。



国际风格所体现的现代颜色的完整概念,非彩色的和自然材料则被认为是在表达男性的真实性(或者是男子气概)。


正如勒.柯布西耶所说,“空间、光与秩序,这些就是男人需要的东西,就像他们需要面包和睡觉的地方一样。”


在这样一个逻辑下, 对颜色的科学区分(不论是从色彩效果、功能、语言还是从心理上的),是对建筑主体的加强,颜色很少的被当成在高于形态之上的内容去讨论。


如此以来,在20世纪的国际风格的影响下,一堵墙的书是一个男性可以当作装饰颜色来装饰空间却又不会丢失“男性的真实性”的调色盘。


希区柯克(Hitchcock)和约翰逊(Johnson)将自然色彩的伦理延伸至装饰性使用书籍,调用功能逻辑进行解释。“天然材料以及不同墙壁之间的对比,结构和功能比有颜色的油漆更令人满意。没有比装满书本的书架墙更好的装饰了。”



书籍所表达的意义是合理、知识和真实性,书提供了一种颠覆性的装饰方式,在工艺和学术的掩饰下把属于女性的装饰乐趣悄悄地滑到了男性的室内领域。



上一篇:灵感!灵感!可是我脑子里一片空白(珠宝作品集篇)
下一篇:Yale、UCLA、RISD | 纯艺名校课程解析
意向国家
意向专业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