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 677 2260
7x24h留学答疑
艺术院校排名
留学申请攻略
艺术留学费用
扫一扫,咨询专业老师
您的位置: 首页 > 申请攻略 > 当色彩作为建筑的救赎

当色彩作为建筑的救赎

时间:2021-07-12 10:05:23


上一篇关于建筑的色彩,介绍了极简主义的现代国际风格建筑。关于一堵墙的性别色彩


不过下面这两位大师则表示不服,有颜色的建筑,它们不香吗?



Amédée Ozenfant

颜色实体论


Amedee Ozenfant (15 April 1886 – 4 May 1966)


西方美术纯粹主义的先驱,当代建筑大师们的思想导师之一。


Amédée Ozenfant是法国画家、评论家,在20世纪早期的Architectural Review上写过一些关于颜色在空间和建筑上的应用的论文。


他的颜色理论是从技术上的还有现象上的角度去理解颜色。在他的那个年代,互补颜色是对颜色的主流认知,而Amédée Ozenfant从颜色可以过滤光的角度提供了一个崭新的视角去思考室外和室内的颜色效果。


在早期的纯粹主义时期,颜色被认为是次要的,例如柯布西耶在1920中期左右的作品都是把颜色控制在形态(form)之下的。


而Ozenfant认为色彩在建筑中应该被视为一个重要的元素,他相信颜色是一种可以修改建筑的形式,应该得到更多的关注。


那这样的思考是从何而来?


Ozenfant多少受过Paul Signac的新印象派(Divisionism)的理论影响。Signac保持了新印象派(Neo-Impressionist)运用笔触的技术,最大程度上获得了亮度、颜色与和谐。



和早期印象派在远处看色彩会融合的效果不一样,Signac的画法在没有融合颜色的情况下,出现一种被称为“同时对比”(Simultaneous Contrast)的互动,在有接近度的颜色对比下会产生出微妙的相互影响。



下图中第一张是印象派Claude Monet的作品,第二张是新印象派Georges Seurat的作品,可以体会出其中的区别。



Ozenfant在这样的绘画基础上,开始提倡这种在建筑或室内中的“颜色实体”(Colour Solidity)某种程度上会改变人们在视觉上的认知效果。



Ozenfant是这样定义建筑师的:


The architect is a poet. He must be a poet. Poet in form, color and light. The three in one: the architect.


…Architecture is light, because it is through light that we see it. And light is colour.



在他的定义下,颜色不再是低于形态的存在,而是三者融为一体的艺术。


我们可以从他的画作中看出他对三者的理解。在上面的画作中,墙体的颜色和光共同塑造了我们对这个空间的认知,因此,Ozenfant会说粉刷匠并不是一个粗鲁的职业,而更像是一个光谱的炼金术师。


那么Ozenfant究竟是如何定义颜色的呢?


首先是色彩、色度、色调(hue),这是颜色自带的性质。


其次是价值(value),由光的量所传达。


光源:太阳、台灯这些都是光的主要来源。颜色被视为是光的次要来源。


颜料:是颜色的涂粉。


颜色:附着上的物体是用来修补和调整颜色的。



Ozenfant写到,在20世纪初期,有很多伦敦的建筑师并没有根据伦敦的天气环境去选择合适的颜色,在形态上建筑师们有着各自测量,但是在当时却没有对色彩有着精准的设计或选择。


在他的画作中,颜色都是作为“颜色实体”存在的,是有质量、有体积的。


Ozenfant的讨论不仅仅在当时有着改变人们对颜色看法的作用,即使在现在他的理论也影响着我们对建筑设计的认知。



路易斯·巴拉甘(LuisBarragán)

多彩的情感建筑


如果说Ozenfant是从观念上提出了颜色的看法,那么墨西哥建筑师路易斯·巴拉甘(LuisBarragán)则在实践中不仅将色彩带回到建筑关注的最前沿,而且定义了现代墨西哥风格。


“我首先强调对色彩的研究。”在路易斯·巴拉甘的诗意想象中,色彩与空间一样重要。


Barragán 是20世纪最重要的墨西哥建筑师之一,是1980年第二届普利兹克奖得主,而且他的全部建筑与景观作品都完成于墨西哥。


大胆的洋红色、钴蓝色、夏日暖黄色、夕阳粉红色、朱红色、宝石蓝、丁香深紫色......


生动活泼的色彩,加上几何空间和变化角度的光线,创造出视觉上令人惊叹的诗意抽象作品。


不过早期他的作品主要是蓝白红,在1930年从欧洲回来之后,开始将独特的国际风格现代主义和墨西哥本土建筑风格大胆融合。


他从Jose Clement Orozco那里极大程度体验了戏剧色彩的力量。


从勒·柯布西耶(Le Corbusier)了解了现代主义风格,以及房屋作为机器的概念。


从法国景观设计师费迪南德·巴克(Ferdinand Bac)开始,他接触了风景艺术,以及认为花园应成为迷人的冥想场所的想法。


不过他拒绝接受“把房子当作机器”的想法。他将自己设计的作品称为“情感建筑”,人们可以在那里感受和思考。


他使用的都是墨西哥土生土长的建筑工业材料,例如土坯和木材,并将感性的色彩融入他的设计中,以赋予空间尺寸并增加“魔力”。


巴拉甘的色彩不是随心所欲,而是植根于他的文化体验。


“在墨西哥的阳光下,耀眼的色彩在日常生活和仪式中一直都充满生气。这些色彩恢复了人们的精神,他们的眼神会因为这些热带植物和鸟类的美丽斑驳的色彩和对比而震撼。”


日本建筑师斋藤丰(Yutaka Saito)甚至认为,颜色显然来自于他生活环境中的花朵。


之前提到Ozenfant认为光是颜色,Barragán也非常注重光线设计,考虑粗糙的纹理和水反射会增强明亮的阳光对他色彩缤纷的建筑的影响。


所以除了与现代国际风格强调的刻意避免使用颜色和装饰不同之外,还有一点最大的不同是——


当现代主义者试图用宽广的玻璃来突出钢结构的进步时,Barragán不用大窗户来照亮空间,而是减小了窗户的尺寸以防止阳光直射,将日光降至最低。


即使是大面积的亮色,没有热烈的喧闹感,反而形成一种独特的宁静和安宁感,像一个秘密的精神避难所。



Casa Gilardi走廊本身被涂成黄色,并在外墙上包括一系列垂直槽,过滤掉强烈的墨西哥日光,给人以雾滴般的光线照亮房间的感觉。


“建筑师正在忘记人类在客厅和卧室都需要那种半光,这种光强加了一种宁静的感觉。”



泳池中间是一堵鲜红色的墙,池中的水闪闪发绿,反射穿过天窗的光线,用柔和的微光遮盖整个房间。


Luis Barragán House and Studio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为世界遗产,直到去世这里都是他的住所。


“宁静是对抗痛苦和恐惧的绝佳良药......在我的整个作品中,我一直在努力实现宁静。” 他认真对待色彩,他也希望自己的建筑物也认真对待色彩。


正如巴拉甘(Barragán)在普利兹克(Pritzker)获奖感言中继续解释的那样,神秘与宁静的结合,他的想象力在墨西哥的庄园和花园中自由奔放,激发了他整个职业生涯中宽敞多彩的设计灵感。 


所以如果不能欣赏Barragan对色彩的神秘性和力量以提升人类体验的崇敬之情,是无法理解巴拉甘的作品的。


上一篇:灵感!灵感!可是我脑子里一片空白(珠宝作品集篇)
下一篇:Yale、UCLA、RISD | 纯艺名校课程解析
意向国家
意向专业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