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资讯 > 申请攻略 > SIA藝術留學觀影課堂:《小情人》

SIA藝術留學觀影課堂:《小情人》

2014-05-14 14:23:08
分类:申请攻略

来源:www.siaedu.net     

 

艺术留学中的观影是一个快乐的过程,所以想艺术留学的同学在艺术留学的过程中观影是必不可少的,所以想艺术留学的过程要从观影开始。 

一直很反感韩国的电影电视里总是把男女之间的爱情追溯到他们童年时期的暧昧,搞得好像所有的韩国儿童都缺乏父母关爱;所谓的青梅竹马也没非要和爱情婚姻之类纠缠在一起。在我眼里,童年的感情就是童年的感情,最纯洁最单纯,它最多是爱情的导火线,但绝对不是爱情的一部分。 
   这部片子,译名为《小情人》,听上去有点俗,看完电影才发现它再好不过:这样的小俗很配影片清新而小幽默不断的风格,从而不俗。过家家,下河游泳,跳皮筋,打野仗,练“功夫”,吃冰棍,结帮派,搬家……我们多多少少都有经历过。这又让我想起了那篇著名的有关儿时小玩意的“献给70-80后”,惊喜不断,看到流泪。 
   
   儿时的小伙伴都是一群女孩子,夹着一个男孩子。于是某男永远都是“爸爸”,“妈妈”和“女儿”倒是轮流做;松针可以当作是筷子簪子等细长物品,花朵树叶都是装饰品和菜品,其他许多物品都是纸做的。犹记得一个很有意思的游戏,某男像国王一样坐在雕塑上,一群小女孩约定——谁先笑谁就做他老婆,某蟹最终笑得花枝乱颤,于是在之后成长的道路中,她一直是众人口中的某男“媳妇”。 
   “武功”这样的玩意也练过,以前还收了两个表妹做“弟子”。在娱乐业刚起步的年代,严重受到武侠片的“毒害”。家里的床单和毯子裹上身,俨然就是电视剧中女人身上的古装嘛。月光下,水泥的乒乓球台就是寒床,无论是打坐还是招式,我们比谁都认真。 
   一个人的时候也不会孤单,画画,给公仔做衣服,手工,一个人摆弄着玩具自言自语,在大人眼中总是那么的不可思议。即使现在看到小女孩这样,我也只能会心的笑笑,但是她在想什么她在说什么,我是再也不会明白了。 
   一切在现在看来,甚至连现在的孩子们都会觉得,很可笑。可那就是我们的童年啊,非常认真的童年! 
   我们拿着松针的时候,眼里看到的它就是筷子,就像阿捷手里的那碗“汤”,脖子上的“领带”;我们裹着床单的时候,眼里看到的它就是古装,随意挥舞几下,练得就是“九阴白骨爪”,就像阿捷看着那群小男生穿着破烂打打杀杀,却真以为遇到世外高人。 
   
   阿捷叫着奈娜,追不上卡车,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堆橡皮圈做成的橡皮筋,那是他赢来的全部家当。很想流泪,倒不是因为多么深刻的体会出阿捷的友谊或是悔意,是因为曾今,我们也用过那样的圈圈做的橡皮筋,一级一级的从膝盖升到胳肢窝。 
   
   影片的最后,我们没有看到奈娜长大后的真实容颜。因为在阿捷的眼里,她永远是那个扎着小辫子的漂亮女孩。 
  是的,阿捷并不是爱奈娜,他们的争执他们的冷战,也全部是童年的友谊的一部分。阿捷没有参加朋友的婚礼,参加了奈娜的婚礼,也不是爱奈娜,而是对童年的念念不忘。阿捷对奈娜的感情,与爱情无关。 
   
   任何人的童年,都与爱情无关。

热门资讯 tren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