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资讯 > 申请攻略 > SIA藝術留學觀影課堂:《美丽心灵》

SIA藝術留學觀影課堂:《美丽心灵》

2014-04-12 15:48:46
分类:申请攻略

来源:www.siaedu.net     

 

艺术留学中的观影是一个快乐的过程,所以想艺术留学的同学在艺术留学的过程中观影是必不可少的,所以想艺术留学的过程要从观影开始。 

 

 I am only here because of you, you are the only reason I am, you are all the reason.——John Nash 
   
  天才和疯子只有一线之隔。 
   
  John Nash,一个不折不扣的伟大天才,一个不折不扣的伟大疯子。 
   
  和很多的天才一样,John孤僻,敏感,专注,神经质。初入普林斯顿的他,持才傲物,目空一切。他不去上课,没有朋友,在窗户的玻璃上涂写繁复的数学公式。 
   
  他是如此的不同,以至于他只能和自己幻想中的室友做朋友。 
   
  但是,有一点他和所有普林斯顿初出茅庐的小伙子一样,他有自己的欲望,这欲望如毒药,他身陷其中,欲罢不能。他的欲望是他的求知欲,他是如此的渴求知识,渴望成功,渴望认同。 
   
  惠勒实验室,还有在餐厅里看到系里教授的赠笔仪式,是他欲望蔓延的开始,只是他并不知道,这欲望压顶,他将要用尽一生。 
   
  他想要成为英雄,用数字和逻辑救赎世人,这野心如此自私,又如此伟大,就象他的博弈论,这是在他在考虑到个人最大利益的基础上能给予团队的最大利益。这是他唯一想的,也是他一直执着于做的。 
   
  只是,John没有想到,这会沉重到让自己敏感的心灵无力承担。于是,在真实世界中无处伸展的欲望只能在幻想的世界里肆意张扬,他成了自己幻想中的英雄。他成了疯子。 
   
  痛苦的治疗之后,他的欲望终于不再是拯救世界,而是让这个他曾经竭力梦想要拯救的世界来重新接纳他,重新给他机会去研究他心爱的数学。 
   
  这个过程象一场没有人可以看到的战争,他独自对抗着心里的欲望和整个世界嘲弄的眼神。 
   
  让人欣慰的是,他遇到了无条件支持他的家人和朋友。他回到了普林斯顿。昔日同窗对手,此时的老朋友,相隔多年的两盘围棋,时光流逝中,总是有些什么,在沉痛之外,有温暖的余光,照耀他一路艰辛。 
   
  很多时候,天才的苦恼是高处不胜寒的寂寞。在遇到可以谈话讨论的对手之后,John Nash终于回归了这个世界。他成了一个有幽默感又神经质的好老师。 
   
  欲望远离,繁华褪尽,连诺贝尔奖也成了意外之喜,他波澜不惊。他在当年只能在门口踯躅的餐厅里接受同事的称赞和认同,口气平静的说着自己的精神疾病,你知道吗,这就像一场战争,从某种意义上讲,就是你得去约束你的一部分欲望。 
   
  如果故事在John精神分裂的时候结束,那么这会是一个寓言,用教导的口气告诉世人,欲望无边,即使那念头堂皇无私,也会堕入深渊。 
   
  可是John之所以伟大,就在于他在沉溺之后,选择无视自己的欲望,或者说,他学会了控制自己的欲望。那三个代表着各自不同愿望和渴求的人始终环绕在他的左右,时时提醒着他,生活里总有什么是他“可以”得到的,“应该”得到的,提醒他这世界种种的不完美。John无法漠视他们的在他内心的存在,但是却一直以自己的方式拒绝着他们。 
   
  于是,这个故事便成了一个传奇,他最终以一个疯子的姿态站在了常人无法企及的高度上。他成了一个需要被仰视的伟大的人。 
   
  人与欲望之间,是一场没有硝烟永不会结束的战争,John胜在他坚持着从不退却。

热门资讯 tren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