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资讯 > 申请攻略 > SIA藝術留學觀影課堂:《女性瘾者》

SIA藝術留學觀影課堂:《女性瘾者》

2014-03-26 21:42:38
分类:申请攻略

来源:www.siaedu.net

 

艺术留学中的观影是一个快乐的过程,所以想艺术留学的同学在艺术留学的过程中观影是必不可少的,所以想艺术留学的过程要从观影开始。 

 

 

 

看了英国首映的Nymphomanic,加上创作人员对话。创作人员对话部分坚持到最后的基本都是小gay情侣们——这倒也是不奇怪,这部片子其实讲述的对象其实本来的就是广义的性,包括极端的异性之恋,但是也包括与P的同性之恋,和被Joe唤醒的那个客户被压制的恋童情结——一切被社会不接受的本性的性爱好。这里导演Lars似乎想通过Joe没有收获的性瘾治疗和追求给这一切被压制的,不符合社会道德的性取向下赦令。 
   
  Joe拥有美貌和性感的身材,这种摧毁性的力量走过的地方便是一片焦土,她毫无忌惮,毫不征求对方的同意。但是她想要的是什么?Fill every hole of mine. 她在电影中说了好几次,甚至最后被打倒在地,挣扎中她也说的是这句话。她想要的就是这种被填满的感觉。每个人都有一生追求的感觉,好像Stellan Skarsgård扮演的老书虫Seligma喜欢的就是在书中填满自我的感觉,好像恋童癖患者追求从儿童身上得到的满足感——每个人都有追求,但是这个追求不一定合法,合道德。因此Joe最大的罪行就是她的这种爱好会摧毁别人的生活,那个Uma天真的老公代表的家庭,那些在Joe被强制接受团体治疗之前表示“无法放过”的几千个男人和他们身后的家庭与女人。 
  影片从女人的欲望出发,极致的呈现了这种欲望的形态及其摧毁力。这种摧毁力可以唤醒Seligma沉睡了一辈子的性欲。然而,影片对各种性向的赞歌大大掩埋了它为女权主义的呼声。Joe枪杀Seligma可以看做为数不多的女权呼声,因为Joe可以与几千个男人做爱,但是必须享有自主权——无数个女上的体位和主动的blow job,无数次表现的奇怪的性爱原则表明男人只是用来满足她的乐趣的,而非反之。 
   
  整个片子的结构和Lars的“破浪”很像,一个个定义了标题的章节对应一个个生活片段和情节发展的段落,同时也通过主题引入了大量音乐题材,借Seligma的知识丰满了他的性格,将Joe的每个让她自己内疚的性瘾片段隐喻或者对等成了完全正常,毫无情感的音乐或者文学原理。以至于Joe要抱怨Seligma完全没有理解自己的痛楚。 
  片中有些我很喜欢的文化点,是我觉得欧洲电影特有的魅力。比较无聊,变来细数数这些点吧。 
  首先是Joe的名字,Joseph的另一种写法,旧约中出现,意味上帝将增加(god will increase)。旧约是希伯来圣经,犹太人Torah的要义。但是Joe是个如此常见的名字,天主教徒中也很流行,Joe本人和老头子明确将它指向犹太人是很有意思的。何况犹太人会用joseph的另一种变种,Yossef;而穆斯林的Yusuf也很常见不是吗。 
  Rugelach,一种长相酷似croissant的犹太人面点,充填坚果,巧克力和葡萄干的面包,和英国的log roll或者德国的strudel的serve方式比较像。Rugelach正好在两人对Judaism的讨论后出现,两个人都表示没有宗教信仰。于是Rugelach引发了两个人针对它是否需要叉子吃的讨论。Bourgeoisie是S赋予这种精致的阶级属性。用甜点叉吃是很女性化的,Joe说。这种女性化是Jerome身上那种优雅又矛盾中矛盾而女性化的一面。而这个女性化恰恰是joe对Jerome小小的不满——从那带走她童贞的,不给力的3+5,到后来Jerome的各种精巧脆弱,虽然着墨不多,但是可以看出来在这段感情和身体的交汇中,Joe从来都是主导,甚至Joe发现Jerome被讨债,也像男人一样主动给Jerome汇钱。 
  如果蛋糕叉是女性的象征,那么男性呢,那支手枪,邦德的手枪。却用来杀死了一个本来故事之外的男人。 
  Messalina和Europa,两个充满诱惑的罗马和希腊人物。那是个充满艳情意味的年代,一切隐喻的延伸自然也指向那个年代的人物。 
  Cantus firmus,巴赫在众赞歌中常用的复音音调手法,以重复出现的小片段为特征;十二平均律,又是巴赫的音乐贡献。于是两者一起指向了风琴学校的三个声部——稳重的base,永远稳定的节奏不会出错,是那个永远提前一个小时到场的男人;准确的中音,精准的明确joe的需求;高音跳跃的活力,是Jerome带来的生气,却突然在音乐和云雨的高潮前期戛然而止,就好像一切高音阶跳跃的脆弱性。Jerome和Joe之间到底有没有爱大概是个困难的诠释。Polyphony,这是joe深层欲望的境界,那不是一个人或者一个音域,而是一个多音阶汇成的和声,她需要一个形形色色男人构筑的世界。而Jerome就像是那反复出现的旋律,在不断地变奏中推进旋律的演进。 
  Nymphomaniac也是个很有意思的词,Nymph是女神,女神的痴迷,对自我女神的放纵,似乎才是强烈欲望的根源。

热门资讯 tren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