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资讯 > 申请攻略 > SIA藝術留學觀影課堂:《 盗火线》

SIA藝術留學觀影課堂:《 盗火线》

2014-03-19 15:28:47
分类:申请攻略

一直就喜欢Robert De Niro的电影,或者说,喜欢Robert De Niro这个人。像他这样的人,其实没有太多形容词可以描述了,他就是他自身唯一的尺度。 
  《Heat》这个电影,我看了不少遍了。随着年龄的增长,当初的喜爱如今只剩下一点淡淡的回味。情节主线过于鲜明,谈不上多好,倒是有那么几个细节让我印象深刻。 
   
  有一幕是这样。Robert De Niro所饰演的匪首为一次行动制定了周全的计划,他本来找好了一个车手,开车带他们撤退的,但这个人临时出了状况来不了了,于是他只好临时想办法。 
  他忽然遇到以前共事过的一个黑人,后来坐牢了,放出来后在一家餐厅做事,结了婚,过着平凡不过的生活,已经离开江湖很多年了。 
  这个黑人是一流的车手,但因为有案底,所以找不到什么好工作。但是他也就认了,没有抱怨。老板对他呼来喝去,他也忍了。他说他这份平淡的生活得来不易,为了继续生活下去,他都认了。 
  Robert De Niro只能找这个人,没有别的选择了,于是就去叫他。 
   
  他走到这个黑人面前,黑人认出了他,两人高兴地相互问候,象所有老交情一样。但那个黑人脸上的笑容很快收起来了,他知道对方来找他肯定有事。 
  Robert De Niro没等他表示什么,就对他说:你的情况我了解,如果你不肯干,我没有抱怨,但是我现在没有时间啰嗦,你可以想一分钟,一分钟后我就走。 
   
  黑人沉默地在原地站了一会儿,他望了望四周,又低下头抹了抹灶台。 
   
  没有用完一分钟,他把厨师的帽子摘下来一扔,对Robert De Niro说:我跟你走。 
   
  我很喜欢这一段,喜欢Robert De Niro给的那一分钟。 
  这一分钟,并不是用来做决定的。如果Robert De Niro觉得黑人真的会犯难,那么他根本就不会去。他当然是一分钟都不会浪费的。 
  有的人,在你对他开口之前,你就知道他会跟你走,不为什么,你就是知道。 
  因为他们天生不能从属于庸碌无为的人生,虽然他们中的很多人几乎一辈子都在给自己找归于平凡的理由。 
   
  这一分钟包含了一种深刻的理解。它将抉择让渡给作抉择的人自己。Robert De Niro虽然是匪首,但他讲的是王道而不是霸道。霸道需要的是服从,而王道则让每个人听从自己的内心。 
  这一分钟只不过是让这个黑人车手祭奠了一下他这些年来的人生,因为此后就再也回不去了。 
  然而实际上这个黑人没有用掉这一分钟,他望了望四周,四周什么也没有向他显现。多少年平淡的人生,连一分钟都抵不上。 
   
  然而,我想到这个细节却还不只是为了说明这一点。 
   
  我想表达的是:一个能力愈强、所站之处越高的人,就愈是被更为强大的虚无所包围。所以到最后能力并不是决定谁来带头的因素,到最后,那些走在最前面的人,往往是那种更偏执的人,按照保罗蒂利希的说法,就是能“不顾一切肯定自己”的人,有勇气去“存在”的人。 
  有那样一些人,他们选择过平淡的日子,并不是怕危险或者困难,不是怕死,而是因为没有人可以分担那样一种寂寞,那种独自面对虚无的感受。 
  所以他们躲进平凡的生活之中,这就是海德格尔所说的“沉沦”。沉沦,就是忘在,忘却他们自己本身的存在。因此,那沉沦的多少年,都抵不上存在的一个瞬间。 
  这时候,只要有一个人出现在面前,你并不需要理解他在要什么(那通常都是不可理解的),你只要感到那个人的相信足够坚强,也就是说,他能扛起所有的虚无,你就会跟他走,然后为了他所相信的事情搭上自己的身家性命。 
   
  织田信长说:人生五十年。生命有什么可吝惜?只要存在过。 
   
  在年轻而热血之时,看这一段我大笑,深有“我辈岂是蓬蒿人”之感。但如今再看,也笑,却笑得多少有些苍凉。因为我已深深地知道生活本身的重要。 
  有人曾经问过我,说你有什么从小就有的愿望,不必重大,但却从来没有实现过的。我说有一个。那就是我希望自己随时随地都能拔脚就走。 
  我想它会是我一辈子的愿望,因为在我的有生之年,都不可能实现。 
   
  我选择了我现在的生活。我在阿拉巴马小镇开了一家小酒馆,有一天Robert De Niro忽然出现在我面前,没等他开口,我便对他说:留在这里帮我看店吧,不用着急,喝完这杯再说。

热门资讯 tren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