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资讯 > 申请攻略 > SIA藝術留學觀影課堂:《黄海》

SIA藝術留學觀影課堂:《黄海》

2014-02-05 22:22:56
分类:申请攻略

你發現你嘴裏呼的是冷氣,你看到了朝漢雙語廣告牌,你看到路邊都是一家家串店,練歌廳,燒烤店,你看到就連咖啡館都在賣啤酒。你聽著滿大街的韓國流行樂,感覺這裏不像中國也不像韓國,當你在路邊聽到陌生的語言,聽到那淳樸而彪悍的朝鮮語方言回蕩在小巷中——如果你來到一個這樣光怪陸離的小城鎮,那麽,歡迎你來到延吉。 
     
    延吉是朝鮮族自治州延邊的首府,可以說,延吉就是延邊,延邊就是延吉。延邊位於中國的邊緣,也在主流社會的邊緣。 
    延邊人愛抽的煙是紅色的長白山,味道很烈;愛喝的是冰川啤酒,也是烈酒;愛吃的是大塊的烤肉串和狗肉,辣椒蘸醬吃,都重口味。延邊方言的語調也是很濃烈的。 
     
     
    韓國電影講延邊朝鮮族的有一些,都是廉價的浪漫喜劇,不值一提,所謂延邊角色們嚴重缺乏考證,還毫無責任感地把延邊設定成北朝鮮的檔次。這種影視作品裏的假延邊人誤導了很多韓國觀眾。 
     
    黃海是第一個認真把社會犯罪問題和朝鮮族群體相結合的電影,以寫實類型片的形式冷冰冰地闡述,這如同扮演’老綿‘的金允錫那原汁原味的延邊口音一樣(這個我作為延邊人保證),充滿誠意,驚心動魄。 
    我就模仿片子的分段式結構來寫這篇評論吧。 
     
     
    1. 朝鮮族家庭的悲劇 
     
     
    韓國人對延邊朝鮮族有鄙夷也有同情,在片中也有直接的描述,被害人金承玄教授看到踩點的久男就給他一些錢叫他去洗浴中心睡覺去,跟司機說,是朝鮮族。意思是該可憐他。延邊的收入水平很低,一個普通人上班只能拿一兩千塊錢,而延邊的娛樂花樣很多,這些錢哪夠花。而到韓國打工,雖然辛苦一點也可以月賺一兩百萬韓幣,也就是六千到一萬多。加上到韓國比較方便,朝鮮族韓國務工就成為了一個普遍現象,隨之而來的韓國的社會問題和延邊的社會問題都一大堆。 
     
    在韓國,朝鮮族打工群多數都是非法居留,完全裸露在犯罪之外。有時候是受害者,比如片中被海鮮鋪老板殺死的朝鮮族女人,有時候他們扮演加害者,包括欺詐暴力殺人。中國有農民工拖欠工資現象,在韓國的受害者就是非法居留的朝鮮族。就算人家不給工錢也沒地方伸冤,這時候就只能采取非法手段了。反觀延邊,那些留下的家人也經常都會跟潛在的犯罪行為掛鉤。 
     
     
    一個比較典型的朝鮮族式悲劇就是這樣:家裏四處湊錢送老婆去韓國打工(女人比較容易找工作),老公在家裏等老婆寄錢回家,有出息的如片中的‘久男’,還有正事幹,而沒出息的則只會打麻將喝酒度日,還會養個小三之類的,幹巴巴等著老婆每月寄錢。後來老婆跟韓國人有一腿,跑了,老公就斷了財路,最後走投無路只能偷渡去韓國,消失在茫茫的非法打工群中。而孩子呢,沒有爸媽照顧,一開始會拿著大數目的零花錢成幫結派,習慣大手大腳的消費,沒人強迫去上學,最後就淪落為小混混。最糟的末路就是打架吸毒殺人。 
     
     
    所以,影片的背景功課是做的很足了,切入點也非常典型,一開始就是打麻將的場景。前面也說了,這裏工資水平低,於是大家就會把目標轉移到賭錢上,久男就是把還債的希望寄托在麻將上,可惜贏不了錢,我倒是從沒聽說過哪個愛打麻將的贏過錢。 
    這之後,本片最大的敗筆出現了,兩個討債的混混是韓國演員,說中文很不利索,弄的作品質量出現瑕疵,跟地道的延邊方言反差很大,羅導演這個工作沒做到位。倒是打麻將那位罵句高麗棒子口音很地道。 
     
     
    ⒉ 狗咬狗 
     
    朝鮮語中常用罵人話,要說除了萬國共同罵之外只能選一個,那就應該是"狗崽子"(개새끼)。狗很可憐,莫名其妙被認為是最下賤的動物,朝鮮語境中狗這個詞就跟fucking一樣,經常作為強調作用出現,比如曹你嗎前面加上狗才是最高級,跟中文的狗日的不一樣,很刺耳。 
     
    本片一開場,就是久男的旁白。旁白是由他講小時候街坊裏的一條得狂犬病的瘋狗開始。在這段片中唯一的旁白的尾聲,他說,瘋狗病又開始蔓延於世了。 
     
    片中,朝鮮族黑幫是野生的野狗,而韓國黑幫則是家養的獵犬。 
    (更正一下:金允錫在接受採訪時把老綿描述成野狼,這個比喻確實更確切多。) 
     
    老綿找久男當殺手,殺害的目標是前柔道選手金承玄教授,他同時也是黑幫幹部。 
     
    在這裏,可能有些人沒看明白,我來整理一下劇情。看明白的觀眾可以忽略此節,沒看過的觀眾也請忽略,有嚴重劇透。 
     
    有兩個人要殺金教授。一個是金教授的合夥人,(下面記為老大)原因是因為金教授跟老大情人有一腿,他叫自己的左右手賄賂教授的司機,司機就找了兩個笨殺手行刺。 
     
    致於老大的小三跟金教授有一腿,有些觀眾朋友可能不理解。 
    其實有兩個細節說明了小三和金教授的關係。一個很隱晦,小三穿的衣服跟金教授老婆開頭穿的衣服一模一樣,說明教授給她們買了同樣的衣服。 還有一個是比較明顯的,金泰元老闆臨死時不停呢喃:那小子睡了我的女人⋯⋯在我的家⋯⋯睡了我的女人⋯⋯。 
     
    這個細節也點名了金泰元老闆要殺金教授的動機:情殺。在此之前他下令買通司機殺教授的動機一直是不明的。 
     
     
    還有一個要殺教授的,就是銀行的員工,原因也是因為女人,他跟教授的老婆有一腿,再加上他在銀行上班,處理遺產很輕松,殺教授就可以人財兩得。所以在常去的酒家打聽,碰巧朝鮮族服務員聽到,這服務員想起自己老婆的閨密的情人幹這個,聯系他把活接下,這個人就是老綿,老綿就找個走投無路的傻逼利用並棄之,倒黴的久男就這樣偷渡黃海,開始他的亡命天涯之路。 
     
    久男的路越走越險,因為警察無能所以事情鬧大,老大誤認久男就是司機雇的,怕事情敗露就追查滅口,逼供一大堆朝鮮族,查到了老綿頭上。他想把老綿幹掉的話就算久男被抓也查不到自己頭上,就忙派人到延邊殺老綿,可惜老綿比較無敵,滅口不成反倒讓老綿發現了這個幕後黑手。 
     
    老綿心想,這是個賺錢的好機會,於是找了一幫朝鮮族勞工跟老大談判。 
     
    之後大家都看到老綿這條野狼追殺久男這條野狗,久男發現自己是被老綿耍了,要他拿回拇指也是個安撫自己的圈套而已,逃脫後久男就為反查幕後找上教授老婆,把沒用的拇指還給家屬,發誓殺了幕後黑手。 
     
    教授老婆應該馬上跟銀行員說了這事,銀行員就又雇了兩個朝鮮族殺久男。這兩個沒殺過人,綁架久男後稀裏糊塗反被幹死。 
     
    久男在他們車上發現名片,正是銀行員的。而老大在追查老綿下落的過程中,發現有個朝鮮族服務員喝醉酒到處炫耀說自己殺了教授,抓過來一逼供,也查到了銀行員的頭上。這時候正好老綿殺進來,隨後在韓國溫室裏長大的黑狗就跟老綿同歸於盡了。最後久男也明白了教授老婆跟銀行職員的關系,放棄了復仇。 
    至於原因,我想是因為教授老婆讓他想起自己老婆吧。久男抱著骨灰盒身負重傷命喪黃海,一群狗的狂歡就結束了。 
     
     結尾是久男老婆走下火車,在異常沈靜、空無一人的延吉火車站靜靜走向出站口。 
     
    這段結尾可以說是開放性的,久男抱回去的骨灰是不是老婆呢?老婆是不是真的回家了呢?當然糾結這個沒意思,因為開放性結尾有它的目的。 
     
    有兩種可能性。 
    A. 久男的臨死幻覺 
    這幾乎跟Inception的現實說一樣是正說了。久男揍了海鮮鋪老板以後,老板找上久男老婆大鬧,久男老婆要回延邊,老板惱羞成怒殺了她。這個說法的立足點是畢竟久男夢老婆不是一兩次,而且最後場景跟他之前送老婆上火車的記憶完全相符,火車站空洞夢幻的場景跟本片極度寫實的風格也有極大反差,是回憶的風格。他抱著老婆的骨灰盒在回家路上死去,期望著老婆能回到家。 
     
    B.結尾是現實 
    這樣則有另一層含義,久男抱著陌生朝鮮族女人的骨灰盒死去,同時應景了朝鮮族女性在韓國的類似被害事件很多的事實。以至於所有故事都像是自己的,就誤認為是老婆,而老婆則在那天擺脫了海鮮鋪老板,踏上歸鄉路。這個說法的立足點是,付錢雇的打工仔指認屍體時很馬虎,不確定是不是老婆卻直接火化。其實久男打電話給警察局咨詢時還諷刺了一把韓國的兇惡罪犯的人權保障制度,死活不肯公布兇手信息,於是久男無法確認兇手是不是那個海鮮鋪老板,也無法斷定是自己老婆了。韓國保護兇手保護的比受害人更嚴密,於是出現過一大堆問題。 
     
    至於我是傾向於A了,因為比較明顯。 
     
     關於結尾的觀點我再引用一下一個精彩回復,本人完全同意。 
     
    <2011-02-18 07:43:32 ginthes 
      開放式結局的意義就在於開放,一定要說到底是A還是B那倒是不必的。 
      或者說要理解導演這麽安排的目的:他可以在主角屍體被推下海時結束,但他沒有這麽做;他也可以拍一個現實豐滿的車站場景來告訴大家老婆確實是回來了,但他也沒有這麽做。為什麽? 
      整部片子基調上都是現實、冰冷、殘酷的,主角被推下海時這種冰冷和殘酷達到最高潮,他和老婆(?)永遠也沒法回家,只能沈沒於茫茫的黃海。但是在冰冷的表面下還是有著溫情的追求的:女人、小孩、家庭,這些為數不多的溫情散見於片子裏。所以最後才安排這樣一個結尾,讓觀眾從之前冰冷無邊的黃海裏又找回一點兒希望和溫暖。但是導演又不想過於HAPPY END而顯得矯情削弱全片的現實主義味道,於是把它安排成開放式的,現實中老婆到底回來沒有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這是一種態度的表達,為此還在前面的篇幅了安排了好些伏筆,由此更可見導演的用心良苦。> 
     
     總之,久男的動機是找回老婆,同時把老婆出國所欠的債還上,老大動機也是因為女人才想殺教授,銀行員也是因為女人和錢。老綿則是完全為了錢。 
     
    女人和錢,最純粹的雄性荷爾蒙刺激動機,讓狗崽子們瘋狂撕咬。 
     
    片中,狗是一個隱喻,一個貫穿影片整體的主題,而導演也刻意安排了很多細節。開頭久男的旁白講的就是狗,久男跟老綿會面就是在臟亂的狗市,而老綿在教唆殺人時跟久男說:“難道你一輩子都要當一條狗,任人宰割啊?” 
    還有一段很有意思,在老綿登陸韓國後,導演安排了一場他跟手下們在昏暗頹廢的出租屋一起啃東北醬骨頭的情節,這堆啃剩下的骨頭在後面繼承了史上最強兇器——板凳,滿足了在生活中隨手可得,廢物利用,環保等多個優點,敲死了好幾個韓國幫。 
     
    而他們聚集起來啃骨頭的場景,是不是讓人聯想起一堆野狗聚在荒地啃著骨頭呢? 
     
     
     
    ⒊ 細節考究 
     
    朝鮮族民風彪悍,甚至是看你不順眼也會跟你打起來。開頭很簡單,就一句話:’瞅啥瞅?' 之後小則動拳頭大則打電話叫人集體動刀子動斧頭都有,歸根究底,都是因為酒精和衝動。當然這是幾年前的現象,現在怎麽樣我倒是不清楚,好像文明多了,在外吃飯沒遇到過打架的,可能都去韓國打架呢吧。笑。這種原始意義上的雄性衝動很多人甚至引以為傲,而這種衝動尚武的特性直接體現在延邊方言上,延邊方言不像首爾方言(也就是標準韓語)一般恬靜,而是抑揚頓挫很強烈,有一股匪氣,夾雜的臟話也多,華麗或文縐縐的修辭是從來不會出現在口語中,大都是很直接了當充滿血氣的,所以韓國人聽到延邊人講方言都以為是要幹架。 
     
    我再強調一下,片中的中文雖然蹩腳,不過延邊方言做到了極致,尤其是金允錫扮演的老綿,無論舉止還是語氣都是教科書級別的朝鮮族形象。我爸甚至以為金允錫是延邊朝鮮族,真是以假亂真啊。 
     
     
    可惜,韓國本土觀眾聽不懂片中的很多方言,就連普通話字幕支持都沒有,至於外國觀眾則應該根本分辨不出方言,只看字幕,我不知道國內字幕水平做的怎樣,不求做到方言點對點翻譯,只求不要誤導翻譯就好。 
     
    所以,羅導演在細節上做到這麽地道,金允錫那麽敬業地下足功夫學方言,除了延邊人之外應該沒有人可以感同身受,可他們還是一板一眼地做到了這份吃力不討好的細節,這種匠人精神非常令人贊嘆。這好比一個純北京導演和北京演員拍了一個純味川話戲一般令人驚奇。 
     
    至於河正宇則可能因為臺詞不多,在臺詞方面沒像金允錫一般用功,但是他的演技依然是非常精湛,演技的最高境界不是使人贊嘆他演技多好,而是讓人以為是本色表演,這點兩位演員都做到了,河正宇飾演的久男用復雜的眼神變化說話,讓人看得揪心萬分,至於金雲錫飾演的老綿則沒得說了。 
     
     
    金雲錫說他把角色理解為一個古樸的高句麗人,胸懷大陸的寬闊氣質,性情豪爽,不拘小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片中老綿雖然殘暴,但確實堅持了這個原則)如果說久男是據有可代入性、代表弱勢群體的角色;那麼老綿則完全不一樣,是一個風格化、客體化的角色,同時這個角色也是朝鮮族的另一面,是韓國人不熟悉的一個陌生的朝鮮族,但也是一個真實朝鮮族的抽象面。 
     
    這個我們可以從老綿對韓國幫派居高臨下的態度中窺見:老綿大搖大擺地飛進韓國,釜山的韓國黑幫是他的小弟們,而韓國幫老大在跟老綿談判時完全喪失主動權;與之相反,久男則是吃盡苦頭偷渡韓國,作為韓國人的釜山黑幫頭、餐廳服務員和金承玄教授等人對於他的態度也是居高臨下的。這個雙面的象徵意義很明顯。 
     
     
    黃海鏡頭下的延邊也很有意思,非常真實,將光怪陸離的感覺表現的非常好,有些五毛看了可能會說棒子辱華,醜化朝鮮族,你怎麽不拍高樓大廈之類的,這些我們都可以一笑而過,不值得反駁。大多數鏡頭包括狗市也都是在沈陽等非延邊地區拍的,跟現實有些不同的是朝鮮族比較愛幹凈,在家裏不會穿鞋走,當然片中的久男老婆不在,活得那麽臟亂差是應該的。 
     
    再講一下技術問題。 
    黃海的鏡頭色調是灰暗而絕望的,正如影片中主角們的心境;而布景也建的非常寫實,細節方面做足了功夫,美工做的嘆為觀止,全篇運用大量晃動的鏡頭,老綿帶手下追擊久男的那場戲到追車戲這段,好像還夾雜了很多DV等粗糙的碎鏡頭,動感十足。 
     
    聲效和音樂方面也有很多亮點,砍手指、用刀刺、用斧頭砍下時充滿現實感和質感的聲效就不多說了,開頭和結尾的音樂就很棒,淒然而直擊心靈。久男被警察追的背景音樂非常鼓動人心。 
     
    最讓人印象深刻的是兩場老綿大開殺戒時的BGM,一場是韓國幫圍剿朝鮮族幫時,隨著廝殺場景的升華,漸漸開始響起血淋淋、絕望、泥濘、讓人透不上氣的音樂。這個音樂在後面老綿跟韓國老大在公交站互相廝殺時也出現,很震撼。 
     
     
    羅導演這個片光拍攝就拍了一年多,之前還自己到延邊實地考察采訪搜集素材,這也花了一年。一般商業片也頂多三個月拍攝期間,也就是說他拍完時人家都組四五次劇組了,長期拍攝導致劇組換人很頻,羅導演是個完美主義者,因為前作追擊者太成功,所以壓力很大,而且他還脾氣暴躁,據說拍攝過程中因為不如意,把副導演打的住院了,好像在工作人員中口碑很差。而正因為這種倔脾氣和完美主義傾向,才能拍出如此誠意的類型片。但韓國電影基層工作人員的待遇差一直是個話題,劇組維持三個月還是一年,拿到的報酬都差不多,包括前一陣子一個非知名女編劇餓死事件,也都是韓國電影界的陋習導致,而據小道消息說最為惡劣的代表性導演就是羅導演,說他是一將功成萬骨枯。至於這個問題屬於電影外圍,還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吧。我想說的是他協同兩個招牌演員,拍的很認真。 
     
    羅導演處女作<追擊者>足夠驚艷,<黃海>則在氣場上更上一層樓,有大作風範,黃海之後,羅宏鎮足以可以登上韓國頂級導演俱樂部,不少影迷(包括本人)認為,他已經有底氣跟奉俊昊和樸贊鬱齊名了。 
     
     
    ⒋ 結尾 
     
     
    在社會角度上來說,朝鮮族的悲哀在於,他們就像是片中久男的處境一般,中國人罵他們是高麗棒子,韓國人又不把他們當同類。他們是永遠的異邦人。往往努力尋找歸宿,卻時常都有人提醒:你不屬於這裏。 
    很多朝鮮族都生活在社會邊緣,這種形象作為犯罪片的主角是再適合不過了,而難能可貴的是,黃海異常冰冷的視角,盡力客觀化了容易引起爭議的話題,在慘烈的血腥暴力中,一路風格到底,沒有惡俗的溫情或刻意感動之類的橋段,只有一路肅殺和逃亡追擊的蒼涼。沒有同情,沒有鄙夷,沒有排斥,沒有道德強迫癥或說教。導演的視線從頭到尾都是平視的,然而冷靜的觀點背後我們依然可以看出他對弱勢朝鮮族打工群體的愛意,就在我們看到被追到山裏委屈嗚咽的久男時,我們會唏噓他的悲涼;就在影片的結尾,在那夢幻沈靜的延吉火車站,久男老婆下車走過時,像是在無聲無息的說:回家了。就算,只是一個美夢也好。

热门资讯 tren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