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资讯 > 申请攻略 > SIA藝術留學觀影課堂:《曾经》

SIA藝術留學觀影課堂:《曾经》

2014-01-24 15:47:30
分类:申请攻略

其实什么也没发生。只是有点暖,和着冬季缠绵不停的雨。同之前那些年不一样了,阴冷的冬雨已经不会让我厌恶难过。即便没有阳光,也还能心平气和的走在湿漉漉的街道,从傍晚走到黑夜。 
   
  细细回想时才发现《ONCE》里的男女主人公都没有名字。在演员表上,他们是GUY和GIRL。我想到那个不知名字的GIRL,她也曾经这样,走在夜晚的大街上,在脑海里哼着一首好美的歌。 
   
  一开始,我以为他们会相爱的,就象所有烂俗的剧情一样。一个街头卖唱歌手和一个卖花的女孩。他说白天他唱那些人们爱听的歌,这样才会有人给钱。而夜晚,他就唱自己的歌,陶醉忘情的,即使人来人往不会有人停下。可她还是被吸引了,大大的眼睛闪烁着孩童一样的天真。她说,你肯定是为某个人而写的,你应该很爱她。 
   
  后来怎么说到吸尘器的?我忘记了,只记得第2天女孩拖着一辆蓝色吸尘器和他在街上四处走,笃定,相信,不觉丝毫怪异。然后他们走进一家乐器行,她弹钢琴,他弹吉他,合唱了第一首歌。那歌真美,听着听着就陷了进去。后来结尾这首歌再响起时,我却哭了。 
   
  他说他决定去伦敦。她以为他要去找那个他爱的女孩。他说他要录一些东西,请她一起。他们找鼓手,贝司,录音室。那个负责录音的人起初看不起这个流浪汉一样的杂牌军,可最后他被他们的歌声征服了。 
   
  可也就在那完美的歌声中,我知道他们最终不会相爱了。那才是这个如此温暖平实的故事,最恰如其分的结局。在这颗浩大的星球上,他们相遇了一次,他们一起唱了很多歌。在没有国界没有差别的音符里,一切都已经达到最完美的状态。那就只能让它停在那儿了。 
   
  临走之前,她答应去见他,可她失约了。我想她是对的。他送给她一架大钢琴,踏上寻梦的列车。她和丈夫又走在一起,日子没有太多变化,却至少有了音乐。这样的结局是比相爱还美好的。可却有点伤感。你得承认,人们喜欢看烂俗的美好结局,那是因为真实总是带有缺憾的。 
   
  后来才看到它的中文翻译名,《情难独奏》。似乎又很烂俗,可这四个字却象脑海里那些挥散不去的音符一样,触动了我。其实什么也没发生。那些爱恋都在歌词里,在有点哀伤的旋律里。至多只是在郊外,当他问她:“你爱他吗?”的时候,她用他听不懂的捷克语说了一句:“我爱的是你。”可他没有懂,即使他追问了,她也终不会说。这是女孩特有的方式。哀伤的小固执。 
   
  其实昨天半夜的时候,很想给每个认识的人打电话,告诉他们,去看看这本叫《ONCE》的电影吧。哪怕你已经困了,也可以把它开着,闭上眼,只听音乐。它很象冬天的暖阳,洒在仍有残雪的海边沙滩;象秋天的落叶,旋舞在空旷的街道;象夏天的夜晚,春天的小雨。是暖的,平静的。微笑的。 
   
  ONCE,曾经,一次。渺小的我们,在浩大的星球相遇。不牵手不拥抱不亲吻,我们唱歌。

热门资讯 tren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