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资讯 > 申请攻略 > SIA藝術留學觀影課堂:《月球》

SIA藝術留學觀影課堂:《月球》

2014-01-13 19:42:37
分类:申请攻略

      《月球》的出现昭示了两个事实:一者,为克隆人的“被利用”寻到了一个极富开创性的豁口,且而避开了人类耳目,不至于引起全球化的恐慌;再者,无限制地复制人,并将其置其于荒芜之境,至终将糟蹋的势必是全人类本应向善的心智。——陆支羽

这个时代,不再有纯粹的硬科幻,而注定是“软硬兼施”的“化合物式”科幻,《月球》的出现亦被给予了这样的界定:借“硬科幻”之壳,实写“软 科幻”之核;甚而刺探入“人性”与“非人性”的内里去判定一个时代的人道主义。《月球》的出现亦注定是有价值的,同《第九区》反其道而行打开“外星人入 侵”的窠臼一样,《月球》亦成就为另一部反“克隆人入侵”的科幻佳作。换而言之,《第九区》中的外星人已从曾经的“异星球怪兽”演变成了“地球的难民”; 而《月球》中的克隆人亦从曾经的“民宅入侵者”演变成了“月能公司的活体机器”。
《月球》的开片恍如一部纪录式的环保电影:城市,工厂,道路,人群,简洁有力地引出一个时代的能源危机。而月能的开发,瞬间缔造了一片匿藏于 “沙漠中的绿洲”。以此作为故事的背景底板,同样形成了一种呼应式的对比:一边是“抢滩能源时代”的全人类的群集,一边则是月能输送者Sam的寂寞与孤 独。两相之下,生命的狂欢与寂寞兀自撑起一架永不平衡的天枰,只因“真理永远掌握在多数人手中”。殊不知,这样的“真理”也会有不靠谱的时候;就像一些人 的命运生来就被安排,而另一些人则同样被动地接受着那些看似“人道”的表象。
作为一部科幻片,《月球》中没有任何高密度的科技元素,而那个协助Sam完工的智能机器人Gerty亦不过是非高端的“破铜烂铁”,一者该责难于月能公司的长期不更新,再者它生来就该经受千万个Sam的寂寞式发泄。
《月球》中的“人性”与“非人性”是一个昭彰于世的对立面,就像月球上的冷暖,一半灼热,一半寒仄。从月能公司的角度而言,他们的所谓“人 性”定然是出离于人道之外的“自以为是”,他们误以为原版的Sam存活于地球便是极大的“人性”,而殊不知克隆人也有难以自抑的孤独与悲哀。从人类角度而 言,这其间的“是”与“非”亦是至为矛盾的,N号Sam回归地球之后的那一次广播,批驳了月能公司的“非人性化”作为,却兀自阻断了开发月能的后续力。于 是,曾经一度令月能公司引以为傲的“克隆人工作计划”被切断了,原以为滴水不漏,却意外疏落了一个环节,致使整条链子被打散。可悲的是,一桩丑闻的“被揭 露”,却牵引出一个时代“能源驱动力”背后的人性暗疮,这于所有人而言,都充斥着末日危机般的恐惧。而一个人的寂寞比之于一群人的幸福,则势必要孱弱得 多;更何况,其所需支付的代价,不过是一批非原版的克隆人罢了。世人唯一不曾洞悉的是,被激活后的克隆人同样拥有着独属于人类的爱与恨;而一段记忆亦被无 数次地珍藏进他们的内心,即便是最高端的技术,都无力抹去那人性化的光辉,一如Sam对Gerty说的,人是不能被启动的。
细想来,这个时代的驱动力何尝不是建立于“非人性”的横截面之上?当外星人沉沦为大虾和难民,僵尸异变为嗜血的宠物,当克隆人堕落为工作的机 器,这个世界还剩下什么是值得尊重的呢?一旦遁入“后科幻时代”的恐慌,人类自身亦同样难逃被外物鄙视的宿命;而更为可悲的是,人与人之间的异族互斥、利 益冲突,充斥着无节制的血腥和暴力,又何尝不是一种态势卑劣的自我贬损呢?无论“人性”与“非人性”,注定都匿藏着可悲的一面;虚妄的是,这层“可悲”从 来都背离于真相之外,而是藉由外在的“面具”来伪饰其虚弱的内里。

热门资讯 tren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