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资讯 > 申请攻略 > SIA藝術留學觀影課堂:《处刑人》

SIA藝術留學觀影課堂:《处刑人》

2014-01-13 19:37:17
分类:申请攻略

处刑人是一部不需要坐得笔直端起笔记,认真地总结中心思想社会意义思想价值的电影。

一般来说,好学生们总是喜欢在评价不错的电影里寻找点态度和层次以供谈资。但其实这种尝试在如处刑人一样的cult片里是相当违和的。——这 并不是说处刑人是部纯爆血浆的无脑片,相反它涉及到颇多社会上的现象与边缘群体:爱尔兰街区,意大利与俄罗斯黑帮,有时显得无力的法律系统,媒体效应,对 体制也一样心存不满的警察,以及最重要的,文明社会里好人的淡漠,宗教的力量,和法外制裁的尺度与意义。

事实上这任何一部分都可以拍一部严肃的学院派电影,但如果真的想要用正经的态度在一部电影里讲述所有这些,那后果大概只会是语焉不详重点不分的有心无力。

幸而处刑人完全和严肃、学院派都扯不上关系。它用巧妙有趣而又很强劲的方式把所有需要正经讨论的东西都熔成一炉。出来的效果该如何形容呢……至少我看完以后陷入了词穷中,只能和Rocco一样大喊“这他妈真是太酷了!”

 

事实上在看片前就知道它主讲的是法外制裁与宗教的故事,我一向对这样的题材持一种中立态度。个人觉得替天行道代替上帝惩罚罪恶人士是正面的, 因为的确有太多系统的漏洞让恶人当道,让人间不公,“杀人放火金腰带,造桥铺路无尸骸”的悲哀与愤怒,本身就不是轻飘飘的一句“那也没办法”就可以理智概 括的。

但同样的,由主观的主体去评价人是否该杀也会陷入“eye for an eye, leave the world blind”的窘境。正如被谋杀在脱衣舞厅的嫖客们,是否就和杀人越货的黑帮大佬一样必须得死?狗仗人势的餐厅小混混是否就和冷血的杀手有同等的罪行。评 判的标准是什么呢?

可随着观影过程的不断发展,我很快意识到这样的疑问在这部片子里是不成立的也不需要去考虑的。Connor和Murphy两兄弟不需要一般同 类型电影里的什么深仇大恨或者惨痛过去来为自己的行为找契机,一切的开始全出于巧合与形势,以及两人内心的感召和理想。“想干就干了”,就是这么简单。

同理看似癫狂另类实则很善良的警察Paul也不需要什么自我挣扎与矛盾痛苦。一开始的追捕,到后来阴差阳错地得到神父的告解,职业需求与良心 之间的屏障一下子就被破除,不久前还在想要怎样抓住他们的人下一个镜头就是打电话互相联系和帮忙了。更不用说最后警局里的伙同犯案。这种在普通同类电影里 需要大笔墨描写的章节都被以一种跳跃和理所当然的态度处理了,但却很符合全片的风格,并不显得突兀。在这本电影自成一体的体系里它的情节和发展都顺当而符 合逻辑。

当这种“不谈正事”的法外制裁遇上了宗教,就更是另一番天地了。事实上我觉得宗教是这部电影里最出彩的元素。它是全片的概念和中心,是两兄弟行为的根基,也是最酷最帅气的包装手法。

就好像两兄弟的纹身(其实就是导演本人的纹身),左手Veritas(拉丁语意为“真相”),右手“Aequitas”(拉丁语意为“正义”)。既有着主题在宗教上的呼应,也和兄弟两人墨镜点烟的黑衣身影一样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而当两兄弟举起枪,以上帝之名处刑前念起那段家族祷词时,观者很难不被这种极端形式主义却又极富美感的处理打动。

最后法庭那段戏的宣告词就是集大成之作:

“There are varying degrees of evil. We urge you lesser forms of filth, not to push the bounds and cross over, in to true corruption, into our domain.

For if you do, one day you will look behind you and you will see we three, and on that day you will reap it.

And we will send you to whatever god you wish. ”

它们既代表了导演的主张,片子的立场,也是那种形式美的极致。全片一路上升的荷尔蒙在这里一起爆发出来,那种群情激昂和帅气的力量,是完全不需要任何多余的假正经讨论来扫兴的。

总而言之就是带感,带感到酣畅淋漓热血沸腾。

 

当然如果光看到这一面就扣上一顶“没头脑”的大帽子还是有些偏颇加眼盲。片头那个凶悍女人与“rule of thumb”拇指规则的片段其实就是一种暗示,法律都曾规定男人只要不用超过拇指厚度的工具就可以合法殴打妻子,那和道德与良知比起来,它到底是否当得起 绝对的权威?

又如片头教父的演讲,我们总说不能以暴制暴,但当面对暴行的冷漠纵容让暴力和惨剧越演越烈,以暴制暴又是否只能算是爱尔兰兄弟面对俄罗斯小混混那样的正当防卫。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既然如此,还不如Murphy所说,“Kill them all.”


如果这种一闪而过实则独具匠心的小细节没有引起人足够注意的话,那么最后片尾那段伪纪实录像就可以算是全片最试图“正经”的一段了。好学生们 应该特爱分析这段里展现的人性的立场与问题的争议性。不过这种带着写实的片段也只放在了片尾,放在那场极具爆发力的法庭处决后,它不过是为了避免太过独断 的角度,留给观者一个最后的余地,它所涉及到的问题,在这部电影里不会有解答。

也不需要有解答。

热门资讯 tren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