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资讯 > 申请攻略 > SIA藝術留學觀影課堂:《盲井》

SIA藝術留學觀影課堂:《盲井》

2013-11-13 11:51:10
分类:申请攻略

看完《盲井》的时候,我们寝室里的女生在听流行歌。太平盛世锦绣山河歌词爱来爱去缠绵悱恻。我竟伏在桌沿喘不过气。内心全是惊惶,全是无助,全是血,全是呕不出的脓。恍然间这世界远去了,而另一个世界来临了。同在一片蓝天之下我们在悠闲逍遥他们在苟且偷生。我们睡意朦胧四肢闲散他们汗流浃背蝇营狗苟。他们遥远,他们活在另一世界。我们呼吸的时候能不能听见昏暗中铁镐扬起击中人头骨的声音。那是无情的风。微弱的光线悬在头顶。黑色的煤灰。小姐浓重的眼线。矿井里两块石头夹着的一块肉。是大街上人流汹涌中弥漫的灰暗。无情。幽暗。钝重。卑微。扭曲。这是另一世界的生活。我的耳膜被only,西单,打折,满99减50,买……充满。我想呕。他们在就着蒜吃面,坐在肮脏的角落。

我们把衣服丢进全自动洗衣机,倒雪白的洗衣粉。我们用银行卡在超市商场刷卡购物。数字有时候概念模糊。笔记本戴尔五千IMB一万。MP4六百大衣八百五。即使锦衣夜行,亦纵情欢快。

而他们睡一个小姐用一百块站起身跟她说滚。因为良心未泯做不尽兴要把钱攒给儿子好好上学。歪过头一面骂娘一面点烟。衣服黝黑油腻。他们习惯用袖筒蜷着双手。他们跟矿上唯一的女人开下流的玩笑取乐。他们打牌往脸上贴纸条。他们在井下,汗水混着泥泞,就着黑暗,一镐一镐地挖煤,点炮,吃饭,喝水。

他们的一条命三万,金钱在侧,佯作犹豫,无耻地签下名字。草菅人命。他们悲悲戚戚然而心照不宣。他们机械重复,从容不迫地结束一个又一个无辜的生命。“我同情他?我同情他谁同情我?”金钱徐缓地吞噬了他们的良知。“——跟家里说点什么么?——钱都寄了,还有啥好说的?”他们盲了。罪恶的野兽在昏暗的井下土壤腐烂,徐缓而漠然地,一次一次假扮亲属,掩埋尸体,领回抚恤金。甚至连死者的鞋子都不放过!

从始到终我被一种压抑而沉重的力量控制。不能思维。甚至不能顺畅呼吸。

盲井。盲。井。

几个印象深刻的地方。

“怕?怕就不要来!有的是人要来,我告诉你,中国最不缺的就是人。”每个人都缺钱,每个人都为了钱孜孜不倦,金钱让他们作恶,不惜一切。

“行了,(警察)那帮家伙要来还不是吃喝,没个十万二十万能下来?不到关键时候,别请他们。”这不是体制,这是社会……又有谁去听牺牲者无辜的呻吟声?

“除了孩儿他妈,什么都可以是假的。说不定孩儿他妈都是假的。”假的亲属领了钱,就把无辜的骨灰像冲马桶一样丢弃进池塘里。

“你别说他,谁第一次下井不害怕呀。”可谁到最后都是一面安于天明的麻木冷静。为了挣钱。死,“有矿就会死人。”

“你真老土,现在哪还是这样唱啊,现在‘资本主义带着黄金回来了……’”我们的信仰呢。物质的盲从和经济体制的腐败,早已深植人心。我们迷茫,我们不知所措,我们惶惑,我们听着小姐和矿工搂在一起不堪入目地嘻笑着唱“资本主义回来了”,我们无言以对百味陈杂。

最终恻隐和同情都化成了软弱倒在趋向金钱的铁镐之下。结局是善意的,远比现实柔软得多。而我已被坚硬地深深击中,只残余喘息力气。

那缓缓进入焚化炉的鞋。仿佛无辜的死者的哀怨泣音。他们没有眼泪了,只有血,生命微不足道地埋在井下,从此,不见天日。

只有焚化炉外的高塔静寂徐缓地冒出一团团浓烟。一团团浓烟。

导演李杨用性命在拍戏。没有矫饰,没有玄机,没有故作神秘,没有惺惺作态,没有煽情,没有长镜头,没有配乐。他像一个单枪匹马又手无寸铁的知识分子。他深沉地思考社会,然而他毫无办法拯救。他压抑而痛苦,他只能撕裂伤口给人们看他流血。就是这样真实。这样悲惨。这样无奈的存在。

这样丝毫不讨好的电影,就像一场孤注一掷的赌局。

幸好他赢了。于是有了我们,这样一群为它握拳呐喊的人们。

SIA艺术留学观影课堂,为您详细讲解这部电影,并会在观影完毕进行交流,并留下课题作业。

热门资讯 tren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