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资讯 > 申请攻略 > SIA藝術留學觀影課堂:《老男孩》

SIA藝術留學觀影課堂:《老男孩》

2013-11-12 13:18:56
分类:申请攻略

我的偶像福柯老师是一个神一般的人物。他认为人的本质——如果真的存在这种东西的话——只不过是人所处环境的规范和习俗苟合之后的产物,一种理想的人生应该不服从这种宿命的安排,而应该自己拿起枪杆子闹革命。他无比NB的宣称:“从自我不是给定的这一观点出发,我想只有一种可行的结果:我们必须把自己创造成艺术品。”从他一方面纵情声色人亡而精不尽另一方面又在学术上扬名立万让偶这样的小辈膜拜不已的表现来看,他真的成功了。一个人,能不依命运的意志而成为不同于原来那个自己的自己,他简直不是人,所以我说福柯老师是神一般的人物。

不知道李右真是不是跟福柯先生熟识,亦或是他仅仅听说过我偶像“把自己创造成艺术品”的说法,他做的事情让我觉得有一点熟悉的味道。

若干年前的李右真是一个阳光少年,他跟姐姐过着幸福的生活,一同在Old Boy高中学习科学文化知识。那时候,天总是很蓝,阳光总是刺眼而温暖,晒得人皮肤下的什么东西跳啊跳的。有一天,李右真蹦蹦跳跳穿过一幢幢碍事的建筑物,去学校里一个人迹罕至的角落,那里有自己急促的呼吸,有美丽的姐姐的裙子和坚挺的乳房。这些都让李右真觉得自己仿佛不在人间,只在明亮的光线和甜蜜的空气营造成的天国中存活。当姐姐半推半就地纵容他脱下裙子里的内裤,李右真带着亲近与敬畏之心正准备膜拜那芳香神秘的所在,姐姐意外的发现窗户上有个孔,孔中间有个人的眼睛。

隐秘的世界被别人的目光刺穿,美丽于是支离破碎。流言可畏。许多年以后,李右 我的偶像福柯老师是一个神一般的人物。他认为人的本质--如果真的存在这种东西的话--只不过是人所处环境的规范和习俗苟合之后的产物,一种理想的人生应该不服从这种宿命的安排,而应该自己拿起枪杆子闹革命。他无比NB的宣称:“从自我不是给定的这一观点出发,我想只有一种可行的结果:我们必须把自己创造成艺术品。”从他一方面纵情声色人亡而精不尽另一方面又在学术上扬名立万让偶这样的小辈膜拜不已的表现来看,他真的成功了。一个人,能不依命运的意志而成为不同于原来那个自己的自己,他简直不是人,所以我说福柯老师是神一般的人物。

不知道李右真是不是跟福柯先生熟识,亦或是他仅仅听说过我偶像“把自己创造成艺术品”的说法,他做的事情让我觉得有一点熟悉的味道。

若干年前的李右真是一个阳光少年,他跟姐姐过着幸福的生活,一同在Old Boy高中学习科学文化知识。那时候,天总是很蓝,阳光总是刺眼而温暖,晒得人皮肤下的什么东西跳啊跳的。有一天,李右真蹦蹦跳跳穿过一幢幢碍事的建筑物,去学校里一个人迹罕至的角落,那里有自己急促的呼吸,有美丽的姐姐的裙子和坚挺的乳房。这些都让李右真觉得自己仿佛不在人间,只在明亮的光线和甜蜜的空气营造成的天国中存活。当姐姐半推半就地纵容他脱下裙子里的内裤,李右真带着亲近与敬畏之心正准备膜拜那芳香神秘的所在,姐姐意外的发现窗户上有个孔,孔中间有个人的眼睛。

隐秘的世界被别人的目光刺穿,美丽于是支离破碎。流言可畏。许多年以后,李右真说性功能正常的自己没有让姐姐怀孕,吴大修的舌头却让她怀孕了。吴大修就是窗外那只眼睛的主人,一个喜欢倒挂在单杠上荡来荡去的家伙。姐姐于是死了,从水库大坝仰面挣脱了李右真不甘心的手,微笑着说自己不后悔。当姐姐美丽的身影越落越低的时候,一个年头在李右真的心里越升越高:我要报仇。

仇恨是一种兴奋剂,它可以在短时间内极大的提升一个人的体力,可以让人从地底下用自己的拳头打出一条活路;同时,仇恨可以赋予一个人以巨大的勇气,甚至可以让一个男人面对绝世武功割掉自己骄傲的生殖器而毫不犹豫。在我看来,一身李小龙标志服装手握日本刀的女子,她的杀戮带有某种明亮的气质,因为她的复仇起因明确,手段直接。但是有些复仇,带着海岛监狱中隔绝人世的黑暗,人的智慧一旦与仇恨所带来的无穷的体力与勇气结合,绽放得是令人目瞪口呆的恶之花。我为复仇者的心计、忍耐力以及良好的组织协调能力忍不住发出赞叹的时候,背后隐约感觉有一个鬼影正在慢慢升起。

我小学六年级的时候拜读了大仲马先生的“通俗小说之王”《基督山恩仇记》,我承认这本书对我的成长产生了巨大的影响。给我最深刻印象的不是包含了人类所有智慧的两个词语:“等待”和“希望”,而是如何复仇的完美,如何将复仇变成一件精美的艺术品并始终保持自身的优雅。伯爵先生来到巴黎,他让当年陷害自己的三位同谋一一得到了与曾经的罪行相呼应的报复。夺人妻子卖主求荣的贵族院议员莫尔塞夫中将先生失去了妻子,儿子因为父亲的过去而羞耻并不愿为他而与人决斗;精于算计靠缜密的逻辑推理获得声誉与地位的维尔福法官先生亲自宣判了妻子的死刑之后,只剩下一个疯狂混乱的大脑;整天与支票打交道精明的银行家先生唐格拉尔先生被迫接受统一价格为十万法郎的鸡、面包和红酒,散尽了自己五百万法郎的身家。

复仇者总是轻易的就将自己放在了上帝的地位,代替他老人家来行使权力。精心的策划于是看起来像是宿命的安排,复仇对象的生命轨迹在复仇者的安排下走向他们二人都熟悉的曾经,只是到如今二者在事件中所处的位置却已经截然相反。于是,复仇对象体会到了复仇者当年的痛苦;于是,复仇者体会到了当年复仇对象或有或无的快意。这是最高明而完美的复仇,事件的脉络之中渗透着人类智慧的光辉,是真正的艺术品。李右真关了吴大修十五年,事情的关键不在于为什么关了他十五年,而是为什么十五年之后要放他出来。十五年后吴大修的女儿已经长大成人,已经可以吴大修压抑十五年的身体喷薄而出。父女的肉体缠绵是对若干年前李右真姐弟的一次更为激烈的复制,吴大修因为若干年前舌头的一时勃起而终于在李右真的复仇计划中用自己勃起的阴茎进入了女儿的身体。这是李右真的复仇艺术品中最为精华的部分,李右真的复仇是一串华美的珠链,乱伦就是者串珠链上仿佛一滴清泪凝结的吊坠。这个吊坠不像个代表终结的句号,更像是一声悠悠的气息凝聚而成的叹号。其中,凝结着李右真胜利的喜悦、解脱和寂寞,也凝结着吴大修悔恨、痛苦和无可挽回的虚弱,他们面对结果时两种不同情感的撞击和杀戮呈现出了流光溢彩。

1978年有一部电影叫《我唾弃你的坟墓》(《I Spit on Your Grave》),除了一定的票房之外,导演兼编剧Meir Zarchi先生收获最多的是争议和骂名。当然,他还收获了影片的女主角Camille Keaton,娶回家当了老婆。一个美丽性感的单身女子去乡间度假,被四个男人强暴之后,用不同方式将他们一一杀死。这部电影最直接明了的解释了“复仇” 这个概念。同时,女主人公在杀死四位男士的时候采取了不同的工具和方式,可以看作是将复仇“创造成艺术品”的初级阶段。这电影的名字不坏,我想李右真看到这句话的时候一定会心有戚戚,而他将这种艺术发挥到了顶峰:

我不仅要把你送进坟墓,我还要唾弃你的坟墓;我不仅要唾弃你的坟墓,我还要把唾液编排成一朵花。

真说性功能正常的自己没有让姐姐怀孕,吴大修的舌头却让她怀孕了。吴大修就是窗外那只眼睛的主人,一个喜欢倒挂在单杠上荡来荡去的家伙。姐姐于是死了,从水库大坝仰面挣脱了李右真不甘心的手,微笑着说自己不后悔。当姐姐美丽的身影越落越低的时候,一个年头在李右真的心里越升越高:我要报仇。

仇恨是一种兴奋剂,它可以在短时间内极大的提升一个人的体力,可以让人从地底下用自己的拳头打出一条活路;同时,仇恨可以赋予一个人以巨大的勇气,甚至可以让一个男人面对绝世武功割掉自己骄傲的生殖器而毫不犹豫。在我看来,一身李小龙标志服装手握日本刀的女子,她的杀戮带有某种明亮的气质,因为她的复仇起因明确,手段直接。但是有些复仇,带着海岛监狱中隔绝人世的黑暗,人的智慧一旦与仇恨所带来的无穷的体力与勇气结合,绽放得是令人目瞪口呆的恶之花。我为复仇者的心计、忍耐力以及良好的组织协调能力忍不住发出赞叹的时候,背后隐约感觉有一个鬼影正在慢慢升起。

我小学六年级的时候拜读了大仲马先生的“通俗小说之王”《基督山恩仇记》,我承认这本书对我的成长产生了巨大的影响。给我最深刻印象的不是包含了人类所有智慧的两个词语:“等待”和“希望”,而是如何复仇的完美,如何将复仇变成一件精美的艺术品并始终保持自身的优雅。伯爵先生来到巴黎,他让当年陷害自己的三位同谋一一得到了与曾经的罪行相呼应的报复。夺人妻子卖主求荣的贵族院议员莫尔塞夫中将先生失去了妻子,儿子因为父亲的过去而羞耻并不愿为他而与人决斗;精于算计靠缜密的逻辑推理获得声誉与地位的维尔福法官先生亲自宣判了妻子的死刑之后,只剩下一个疯狂混乱的大脑;整天与支票打交道精明的银行家先生唐格拉尔先生被迫接受统一价格为十万法郎的鸡、面包和红酒,散尽了自己五百万法郎的身家。

复仇者总是轻易的就将自己放在了上帝的地位,代替他老人家来行使权力。精心的策划于是看起来像是宿命的安排,复仇对象的生命轨迹在复仇者的安排下走向他们二人都熟悉的曾经,只是到如今二者在事件中所处的位置却已经截然相反。于是,复仇对象体会到了复仇者当年的痛苦;于是,复仇者体会到了当年复仇对象或有或无的快意。这是最高明而完美的复仇,事件的脉络之中渗透着人类智慧的光辉,是真正的艺术品。李右真关了吴大修十五年,事情的关键不在于为什么关了他十五年,而是为什么十五年之后要放他出来。十五年后吴大修的女儿已经长大成人,已经可以吴大修压抑十五年的身体喷薄而出。父女的肉体缠绵是对若干年前李右真姐弟的一次更为激烈的复制,吴大修因为若干年前舌头的一时勃起而终于在李右真的复仇计划中用自己勃起的阴茎进入了女儿的身体。这是李右真的复仇艺术品中最为精华的部分,李右真的复仇是一串华美的珠链,乱伦就是者串珠链上仿佛一滴清泪凝结的吊坠。这个吊坠不像个代表终结的句号,更像是一声悠悠的气息凝聚而成的叹号。其中,凝结着李右真胜利的喜悦、解脱和寂寞,也凝结着吴大修悔恨、痛苦和无可挽回的虚弱,他们面对结果时两种不同情感的撞击和杀戮呈现出了流光溢彩。

1978年有一部电影叫《我唾弃你的坟墓》(《I Spit on Your Grave》),除了一定的票房之外,导演兼编剧Meir Zarchi先生收获最多的是争议和骂名。当然,他还收获了影片的女主角Camille Keaton,娶回家当了老婆。一个美丽性感的单身女子去乡间度假,被四个男人强暴之后,用不同方式将他们一一杀死。这部电影最直接明了的解释了“复仇” 这个概念。同时,女主人公在杀死四位男士的时候采取了不同的工具和方式,可以看作是将复仇“创造成艺术品”的初级阶段。这电影的名字不坏,我想李右真看到这句话的时候一定会心有戚戚,而他将这种艺术发挥到了顶峰:

我不仅要把你送进坟墓,我还要唾弃你的坟墓;我不仅要唾弃你的坟墓,我还要把唾液编排成一朵花。

SIA艺术留学观影课堂,为您详细讲解这部电影,并会在观影完毕进行交流,并留下课题作业。

热门资讯 tren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