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资讯 > 申请攻略 > SIA藝術留學觀影課堂:《美国丽人》

SIA藝術留學觀影課堂:《美国丽人》

2013-10-16 10:44:46
分类:申请攻略

一个人的时候,总会想想,二十年后这个对面镜子里坐着的大愣青会不会变成一颗滑不溜秋的善良洁净的大白菜,四十多岁的人生是怎么样的?是皮皮书里的时刻准备着把秃头上掉下来的头发拨上去再轻轻抚平只会和热带鱼沟通的男人?还是像村上书里有了可爱的女儿儿还和对年少时与自己坐在地板上听〈国境之南〉爵士乐的岛本念念不忘的酒吧老板?想到这些,我认为,看起来日子并没有那么糟糕。

一个激灵,早上洗澡时,想起《美国丽人》,想起中年,我突然彻底的失去自信了,什么秃头男,什么酒吧老板,恐怕那个时候老夫这颗愣头青不会变成光洁的大白菜,反倒可能变成一颗焉不拉叽到处便秘的歇菜。我宁愿三十岁就仆街倒毙也不愿多走十年路至四十岁像布利达一样跪地倒在白色的房间白色木桌的血泊里。

在大多数人眼里,四十岁是个危机的年代,是人生的一个转折点,三十而立,四十服软,像是人生这座雄伟的大山后背的那一段平滑而无趣的大路,毫无美景可言,而且这下山的方法还是滑行,消逝的东西比上彼时快得多。能抓住的东西也自然要少很多,甚至空空如也,《美国丽人》的男主角布利达的四十岁是极其可悲的,整天生活在妻子,女儿的渺视里,丧家犬一般,又好象录像带里那个在一堆枯黄的落叶中飘来飘去的塑料袋,无足轻重,没有方向,任风作虐。电影最开初的自白就让人窒息:“在这一年的时间内,我便会死去,当然,我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从某一方面来说,我已经死去。看我,在淋浴时候自渎,这是我每天的高潮,之后就一直是下彼。”这些话,足以说明布利达的人生已经是滑行疾落的时候了,四十不光对生活服软,还要给自己扶卵。

电影注定不只有堕落的弧线,失败的人生后面隐藏着一种本能的冲动,平滑的镜子后面是水银的亮丽与毒性,原以为生活就这样被磨平的男人遇到了女儿的同学安琪,人如其名,是个天使,也是洛丽塔,安琪是这个四十二岁的中年男人心里的一个梦,是沉睡在红色玫瑰花瓣里天使之胴。在她面前布利达变得有些手足无措,老男人死寂的人生跑道上有了亮丽迷人的风景,这个四十二岁的男人变得开始努力生活了,费尽全力挣扎着,希望能在垒起另一个美丽的山峰让自己去越过,他举重,跑步,甚至于吸食大麻。他不再安静的让时间无声无息划过生命,他要用怒吼告诉世界他正爬向高潮,布利达选择了妻子当自己的第一炮,那是扬名立万扬眉吐气的一炮,狮子般的咆哮连他自己看来都是那么的不可思议。

“发现仍能让自己惊讶是件很不错的事。”布利达的改变在他自己看来是值得骄傲的。虽然这改变的动力只是来自一个十几岁的少女,但比起任由风虐失去自尊的他来说,至少让他能有目的有计划的开始崭新的生活。脑袋开了窍的男人一步一步地走向他努力设计的幸福生活,妄想着可以摆脱现在的种种失败,于是他酷酷的开除了自己的老板,还狠狠的勒索了六万美元,把自己的丰田换了70年的雷鸟,刺眼的火红,让人以为布利达那美好的第二春就要到了。

可惜这样的改变是极端的,对生活的美好憧憬并不像紧捏在手中石子那么确定,大雨咆哮的夜晚,树叶起舞都显得那么的狂妄,意外就这样不经意间发生了,洁白的桌子,绚艳的红色不再是汽车色,而是他自己的鲜血,布利达最终还是像电影开初时说的那样在这一年内死了。横在桌上的那张脸带着温暖的笑容前面还放着与家人的合家欢照片,也许如果不是海军上校的误会兴许他能成功的飞向幸福,携着情人和女儿。

电影的最后,在回忆着小人物的一生,也是平凡的一生,抓不住的人生,渺小的人生,偏曲的生活,滑倒的生命。“对于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我可以愤怒,但是世界太美,很难一直生气,有时我觉得我一次遇到太多美丽的东西,几乎受不了,我的心像气球一样膨胀,快要爆炸,然后我记得我要放松,不要抓紧不放,于是它就像雨水一样冲走,我再没有感觉,只有感激,感激我愚蠢的生命中的每一个时刻,我肯定你一定不明白我在说什么,但别担心,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

我也不懂,很多事情本来就是需要时间去填充的,人生有太多不在掌控之中,对于生活而言,你,我,都不是旁观者,而是那只被狂风乱吹被人用眼屎盯着的塑料袋。

SIA艺术留学观影课堂,为您详细讲解这部电影,并会在观影完毕进行交流,并留下课题作业。

热门资讯 tren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