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资讯 > 院校资讯 > SIA藝術留學觀影課堂:《当幸福来敲门》活動

SIA藝術留學觀影課堂:《当幸福来敲门》活動

2013-09-16 11:33:27
分类:院校资讯

片子中有个关于上帝的笑话是这样的:一个虔诚的落水者希望上帝能救他。一艘船过去了,他拒绝被救,说,上帝会来救我的。第二艘船又过去,他仍然以同样的理由拒绝被救。后来落水者溺死了。天堂上,他不服气问上帝,万能的主啊,你为什么不来救我?上帝回答道,为了救你,我派出了两条船。

就如同海明威在《太阳照常升起》的序言中说的那样,这世界大多数人都在迷茫。我们安慰自己,只因为那里,或许有个上帝,端坐天堂。

《当幸福来敲门》。我想这个译名大约是来自最后父子俩的一个幽默。Knock,knock。这个拟声词,足以让译者瞬间捕获一个温馨而动人的灵感。

看到最后,我究竟是红了眼眶。虽然片子励志的目的这样暴露这样突兀。八十年代初的美国,越战结束五年,这个社会才开始慢吞吞的让战争的萧条逐渐复苏。黑人。婚姻破裂。受教育不多。带着这些背景的主人公足以映衬出一些美国当代社会的残酷现实。爱默生曾说在美利坚这个国家,无论是精神还是财富,从来都不会平等。可是放眼四顾,每个人都在微笑,看起来都他妈的那么幸福。

有多少个美国人,就有多少个美国梦。Happiness。杰弗逊在美国的独立宣言上十三次提到这个词语。在那个时刻,这位伟大的美国开国元勋相信这是上帝指引他的梦想,于是他们拿起刀枪,不再高唱《上帝保佑女王》。两百年过去了,杰弗逊成了美钞上的头像,然而幸福却依然无法流通。政府和慈善家们给人提供牛奶和食物,提供临时住房,却依然无法给人一个幸福的幻觉。

生活是苦的,眼泪是咸的。卖掉那些白色的“时光机器”不足以维持一个很好的生活,却足以引起嬉皮士少女和精神病患者的目光。全球化把人缩小,电影又把人放大。安东里奥尼的一句话道尽了电影艺术的魅力。我们失去了关注的焦距,可对于金钱和物质,我们仍旧保持充足的食欲。

我大学的时候读的昆德拉的第一本书——《生命不可承受之轻》里有句话这样写道:生活时常会让我们感到艰辛,并会让我们无数次目睹生命在各种重压下的扭曲与变形。于是我们看到了,平时彬彬有礼,看到幼儿园外墙上有fuck涂鸦都无法容忍的父亲,却被生活逼的像条疯狗:不付出租车费,为了十四美元和好友翻脸,还蛮狠无礼插队爆粗。在社会底层挣扎太久,生存的本能无意中便阉割了美德。

羡慕别人的生活如此精致,自己的却那样暴力。幸福轻轻的敲门,而不幸和灾难却把门粗暴的踹开。所以,我们常常说错过爱情,错过幸福,而灾难和不幸会像路边的小流氓一样不停的纠缠你,它们通常不会粗心的檫肩而过。

对于软弱的人来说,受害是一种习惯。在安稳的日子里,我们失去了对前方的灾难和危机的甄别能力,我们不在意,是因为通常我们觉得自己不会像那个父亲一样倒霉透顶。

活着,真是很辛苦的事情,却总有自己坚持的理由。昨天夜里和一个女性朋友促膝长谈,她说如果不是这样或者那样的牵挂,还不如坐在铁轨间死掉。我其实很想告诉她,人生越没有意义越值得过下去。这是加缪的话,充满了我们对上帝安排的稀松命运的挑衅。尼采飞扬跋扈的说上帝死了,而我温柔的说上帝只是离开了天堂。他要让位于我们心中具体的某种幸福和理想。

就像片中的威尔史密斯不停的对孩子和妻子说,我们一定会好起来,我们一定能够好起来的。在打篮球的时候,他还说,孩子,你一定要保护自己的梦想。那一刻,我看到,幸福的家庭和孩子才是他真正的信仰——没有繁文缛节的文艺腔,只有一个父爱温暖的硕硕冬阳。

对每个人来说,上帝是不同的。上帝是个女孩,上帝是把枪。有些时候,他们都背负着某种救赎的现实意义。当生活中的一切都开始抛弃你,当你开始腻味那个GOD总是用福音和原罪这样的东西逃避和推卸责任的时候,幸好,坚强的我们,总会找到一个上帝,端坐天堂。

SIA艺术留学观影课堂,为您详细讲解这部电影,并会在观影完毕进行交流,并留下课题作业。

热门资讯 trending
×